朝闻道,夕死可矣。

我触碰你,我拥抱你,我现在就要吻你了。
这是冷静克制的爱呀,那我又为何如此渴求呢?
你看,果然。这个吻迟迟不肯落下。

“你啊,其实是个冷漠又理智的人吧……可是我最喜欢你了……喜欢得不得了……我希望能够和你重新开始一场恋爱……”

这样的处在一片黑暗中的爱,对于内心存在溃烂一角的人而言,是靠近死亡的器具。

白河夜船是我看过最寂寞孤独的爱了。

他没有发出一丝声音,而痛苦势不可挡地刺入他的躯体。

岩永是消瘦的男人,脸上总带着点疲惫,可他的身上没有半分猥琐和中年男人的油腻。全世界的男人穿老头衫可能都没有比他更优雅的。这个背德的男人为什么这样温柔体贴啊,太狡猾了。


中堂系和朝比奈也让我失去理智。不会有比RMPW更霸道总裁又相遇相知的美好故事了,也不会有比中堂更暴躁温柔的人了。

成人的爱很好,克制的爱也很好。
白月光、朱砂痣,夜晚亮着的路灯,夏日让人头晕目眩的午后阳光,都很好……


评论(2)
© 秃子何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