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闻道,夕死可矣。

妄想脱离权力的枷锁不过重蹈覆辙,何等悲哀。


DD入口赫勒拿:



转载请自便。




节选自戴锦华《后革命的幽灵种种》。


我觉得这部分很值得反思。


当我们在谈耽美的时候,当我们在谈“攻受”的时候,当我们在定义“虐”的时候,当我们在谈“渣贱”的时候——


我们到底在谈什么?




全文:https://mp.weixin.qq.com/s/-z1xArgoA6kSbeUX7ny3Ug


评论
热度(1602)
© 秃子何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