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闻道,夕死可矣。

光之少年

他的眼神是笑的,也是哭的。那个少年活在虚无之中,他是存在的,却不明白自身的意义为何。
风吹起他蓬松柔软的头发,金色阳光宛如蜂蜜从树枝茂盛的叶片缝隙流淌而下。
于是他的头发染成金色,他笑着的眼角染上金色,他变成金色。

你伸出手,够不到他。

他变成金色,他变成光。

你伸出手,够不到他。

他用心裹住一个世界,偏偏不记得自己。

你伸出手,你伸出手,你伸出手。
你无数次伸出手。

然后光芒流转、飘荡,从指缝中溜走,印下斑驳的痕迹,一瞬之间又消失不见。

他多狡猾啊,在你心里埋下一颗温情的种子,逐渐生根发芽。
以好奇为养分,长出茁壮的期望的树干,伸展向往的树枝,茂盛的爱的叶片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树荫笼罩着一颗冰冷的柔软的心脏。

你在不惑之年体会到生命的鲜活,少年却径直跳过了青春,过早地凋零了。

下一次,也许下一次就能抓住属于你的光了。


他是,属于你的光的少年。









评论
热度(6)
© 秃子何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