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闻道,夕死可矣。

【希指无差】非自然死亡.1

食用指南:

*希指无差

*不是预告的沙雕文,沙雕文没了【眼神死】

*激情赶文的产物,短小

*情人节贺文

 

BGM 米津玄师《LEMON》

 

——————分割线——————

 

初遇前辈时,我感到了危险的气息。

无论是得知消息的速度还是自来熟的模样,实在不能让人放下戒心。

可是.......为什么?

 

无法拒绝他的糖果。

 

草莓味是我最喜欢的口味哦,如果不合胃口的话,请务必告诉我你喜欢的口味。

我对着他魔怔般地点了点头,直到他和我打完招呼走出中央庭,我还愣在原地盯着手中的糖果。

那颗糖并没有什么非得探究一番的理由,恰恰相反,平淡得出奇。

如果非得说什么,明明是草莓味,竟然是蓝色的糖纸,是前辈眼睛的颜色呢。

 

宛如冻结了天空的刚蓝色,带着自信和无法动摇的意志,即使隐藏在温和的面容之后,也仿佛笼罩在一片阴影里——闪耀着星辰般的光辉。

 

这个男人绝对不可轻易地相信,甜腻的味道在口中化开时,我是这么想的。

 

然而,就好像中了魔咒一般,回过神来时,我已经握住了对方的手。

 

前辈和安托涅瓦的对话我完全没有心情仔细去听,只是一味地盯着自己的右手,胸口仿佛灼烧般地焦躁不安,到了叫我无法承受的程度。可我似乎又在期待些什么。

以至于最后离开中央庭时,我完全无法面对安托涅瓦,仓皇而逃似的跟随前辈到了研究所。

 

缺乏锻炼的原因,使得我无法快速调整呼吸,前辈的话根本无法好好听进脑子里。可是,一个疯狂的假设不由自主地从心底萌发——也许这个男人可以带来奇迹。

 

建立中央庭的男人,带领大家在黑门中存活,一人发号指令解决各地的事件,说是人如其名的“英雄”也不过。

同为指挥使,相比之下的我,显得太过柔弱了。

刚刚年满十八的在校学生,因为一场测试失去所有记忆......我根本就是一无所有啊。

不记得任何亲人和朋友,在医院突兀地醒来,加入了中央庭,受到神器使的友好欢迎,学习关于指挥使和神器使的一切,简直和游戏里天降的拯救世界男主角如出一辙。

 

可是,我从一开始就一无所有,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明白,只是被大家推动着走向未知的地方。初见活骸时的场面至今在脑海中挥之不去,如同噩梦般被我埋在记忆深处。

散发不详气息的紫色结晶生长在脸上,如同人偶般一步一步向我缓缓靠近,眼中却是矛盾的空洞和疯狂,口中不断重复着“战斗”的神器使。

 

那个内心充满绝望和恐惧时候,是现在正向我展示研究所设施的前辈拉住了我的手。

 

什么都没有的我,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几乎被强迫地接受了拯救世界的使命,每次和前辈相遇,几乎总能感到安心......哪怕是那个令人生疑的初遇,我也......

不,其实那时,我就已经被他吸引了吧,不论是他散发出的不明的危险气息亦或指导后辈般的可亲姿态。

 

这样不安的日子里遇到的男人——希罗前辈是特殊的存在。

 

也许是我出神的时间太久,前辈喊着我的名字,一脸担忧地询问我。

我摇了摇头,确认过近日的任务后,抛出了心中的疑问。

 

前辈,我可以相信你吗?

 

男人先是一愣,然后如我所料地笑道,当然可以,我们已经是同伴了啊。

他此时的笑容与初遇的笑容重叠了。

 

不可信。

 

我向前辈点了点头,快步离开了研究所。

 

即使选择了跟随,却无法交付他完全的信任吗?我如此琢磨着。

但是,唯一可以确信的是——

 

即使行走在不被理解的黑暗中,前辈的身影想必会非常耀眼。

 

我摸了摸口袋中干净平整的糖纸,走向第一个任务点。

 

只要跟随着这个男人,只要跟随着前辈,无论前方的道路如何,最后的未来一定值得期待。

 

 

TB不知道有没有C

 

FREETALK:

关于失去了预告的沙雕文,变成这样的文一回事,我现在要点名批评一个人【好心地不艾特】害得我嗑漫画石乐志激情改文,甚至乱流差点坑死队友【不】

好了我真的不知道有没有下文,欠的文很多而且又是活动又是作业【咬手帕】总之安定地求小红心小蓝手,最重要的还是评——论——谢谢阅读到这里的你!同时欢迎捉虫!

最后补上群宣OTZ 欢迎喜欢希罗的各位来群里唠嗑探究剧情吸中年人讲笑话段子➡️548678959

评论(8)
热度(81)
© 秃子何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