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闻道,夕死可矣。

【希罗/男指】恋与病热(上)

食用指南:

*希罗线更新贺文

*花吐症设定

*我流魔改剧情注意

*尝试新写法结果失败的爽文产物

*请再次确认已阅读完以上食用指南


《恋与病热》传送门   

希罗线更新怎么可以没有宣群呢?你渴望对希罗酱酱酿酿吗?你渴望嗑希罗相关cp吗?大家一起花式开脑洞嗑草莓小甜饼偶尔深沉讨论了解希罗桑请走企鹅群548678959

推荐BGM《恋与病热》Syepias桑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1203546/

————开始阅读的分割线————

1.

喜欢的事物变得愈来愈少的同时

讨厌的事物变得愈来愈多

看着映在窗子上的云 

看着大家的背面

>>>

我什么时候会死呢?

——黑发的少年如是想着。

 

身为拥有净化黑核能力的指挥使,身为肩负拯救世界重任的指挥使,可能会作为英雄死去。人们会搭建纪念馆,铭记往日的恐惧与惨烈,他将接受后人世世代代的敬仰和怀念,青史留名。

 

一切本该如此。

如果这里不是交界都市的情况下,如果他没有得花吐症的情况下。

 

说来可笑,在遥远的某个国度,盛行未成年拯救世界的戏码。如若将其置于现实,反倒渗透着令人心酸的荒谬。

所以一定是被诅咒了,他几乎肯定地想着,一定是冒犯了神明大人。

身为所谓的“正义”,身为未来的英雄,爱上对立的“恶”,是罪过。

 

——我啊,可真是不幸。

——即使忤逆神明,即使沾染无法治愈的绝症,依旧无法停止爱你,无法停止爱着触不可及的遥远的你。

 

一定会死的,那么他也只能去死了。

这个结论使他前所未有的兴奋,于是他开始期待自己的死亡。反正一定会有下一次的,他想。至少这次,他不需要面对昔日并肩作战的同伴的尸体,不会戴上锁铐被独自囚禁,他终于可以得到一个心仪的死法。

——他死于爱情。

 

实际上这不代表他深爱那个男人,他甚至无法确信自己爱着那个男人,但他的确能够为他去死。

这样的感情倘若为外人所知,想必他定被冠上疯子之类的称呼,从此活在世人异样的眼光下,愧疚地死去了。

可是,如果这份感情本就无法避免,那还能称之为荒谬吗?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地爱上别人,那么,这份异样的感情又是何时开始的呢?

 

2.

想要说的话渐渐变得多起来

不能说的话却变得更加的多

看着天空变得浑浊起来的时候

变得只期待夜晚的来临

“哪里都不能去的我该怎么办”

>>>

“离开充满欺骗的中央庭吧。”

 

他看着男人向他伸出的手,眼睛酸疼,胸口沉闷,心脏的跳动伴随不时的抽痛,沉默半许,然后他说,对不起,我不能。

于是他错过了对方眼中闪过的一瞬惊讶,在男人眼中几乎是羞愧地,后退一步。

直到战斗结束,安托涅瓦倒下,慌乱的脚步声渐渐远去,他空白一片的大脑终于恢复运作,才意识到自己的手脚冰凉,耳朵发烫,心脏快要跳出胸腔。

即使经历这么多次,依旧会难过吗,他不解地询问自己,还是存在别的原因呢。

 

中央庭分裂的当晚,他做梦了。

 

他梦见与男人的初次见面,对方塞给他一把糖作见面礼,但他讨厌甜食,更讨厌糖。明明是个上年纪的大叔竟然偏好甜品吗,他没来由地心生嫌弃,心脏却暗暗地加快跳动。

 

画面快速地转换,令他不安的声音响起。

“这不是我的终结,是这个世界的终结!”

他的眼前迸发一片红海,眼球刺痛,心脏像为何物灼伤般地疼痛起来。

啊啊,我真是个傻瓜,他看着男人的尸体呢喃,我早该意识到才对啊。

 

短暂的梦境中最后响起困扰他许久的疑问。

“你认为,神器使是怎样的存在呢?”

是英雄,还是兵器。

 

是人。

是人。

是人。

即使拥有超能力,即使可以穿越空间,即使让时间回溯,即使兼备毁灭与新生,人类依旧无法逃避自身的灭亡,人类依旧无法逃避感情。所以陷入不安、焦灼、绝望,为了实现愿望,世界开始七日的循环,没有任何人死去,也没有任何人活着。

 

——生命是脆弱的一道光。

——那个夜晚,少年品尝到了爱情的滋味。

 

他醒来后从抽屉里翻出男人给他的糖。塑料糖纸映着月光微微闪烁着。似乎是老牌子的产品,他想,是彩色的糖纸,好像童话的颜色。可对方并不像个有童心的家伙啊,回想刚才的梦境他腹诽道,指尖捻起透明的糖果塞进嘴,眼泪毫无征兆地流下。

 

——所以我才讨厌糖,这难道不是苦的吗?

——正如那个男人一样的苦涩啊。

 

3.

作了头晕目眩遇溺的梦

将一切都推进白日梦之中

想去爱着想去被爱

不断地填满着直至到变得什么都不剩下

>>>

“你不必勉强自己,中央庭并不会强迫你。”

晏华皱眉扶起由于过疲劳报告工作中险些倒地的少年。

 

没事的没事的,少年微笑着摆摆手,时间已经所剩无几了。

晏华没有立刻回复,他瞥见少年苍白的手,青色血管的脉络清晰可见。他联想到垂危的病人。最近的指挥使实在太拼命了,希罗分裂出中央庭后几乎就没见他离开自己的办公室,原本弱不禁风的身躯更显消瘦,即使他的衣服下所包裹的是具骨架晏华也不会有一丝惊讶。

 

注意身体,晏华没有多说一句话。

谢谢晏华关心,我知道了,少年嬉笑地摆摆手离开了。

望着他离开的身影,晏华心底少有的升起几分不悦和焦躁。

少年是苍白的,少年从一开始就是苍白的,可原本不应如此,这细微又巨大的违和感究竟从何而来。

 

——他是苍白的,他的心脏也发出苍白的光,那是一团燃烧的苍白的火焰,刺眼到令人心痛的地步。

——他为无法传达到的爱意悲伤,他为无法回应同伴的信任羞愧,即使他始终被人利用,始终孤身一人。

 

他第三次捂住胸口,蓝紫色花瓣夹杂鲜血从口中涌出。

 

啊啊,我可能快死了,但是,已经没有时间了,少年躺倒在床闭上眼,希望这次能做个好梦。

清冷的空间里,枯萎的蓝紫色桔梗散发着比少年更具活力的生机,一如那颗染上殷红没入枯萎花瓣的苦涩糖果。

 

——我真的很喜欢你,你可不可以看看我。

 

看来这个世界的轨迹无法改变了呢,男人看着半跪在地企图站起的少年。

我不会放弃的,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的,他的声音颤抖着,即使你怎样都不会明白,这根本不是真正的结局。

胸腔剧烈地疼痛,意识被痛觉瞬间夺走,身体即将倒下时,男人抱住了他。

 

下次,还会见面的,他勉强撑开眼皮,视线模糊,男人的低语传入耳中。

他终于安心地睡去,意识消失前,额头感受到柔软的触感。

 

——他一直努力向前奔跑,跑过无数个黑夜和白天。

——他从未放弃捧着一颗伤痕累累的心和破碎的灵魂企图靠近那个比他更孤独的人。

——他突然明白,很久很久以前,那人早已朝他前进,直至今日,不曾停止。


TBC.


虽然我有存稿但这不代表小蓝手和小红心是不需要滴【无耻发言】

请各位看到这里的小可爱给我留评论好吗qwq

喜欢希罗的各位请找我玩qwq



评论(23)
热度(226)
© 秃子何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