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闻道,夕死可矣。

写手类型测试

之前做的 这里扔一下

不负责任的碎碎念

今天听歌偶然想起希指希

我一直想说希罗和指挥其实属于同类人吧

遵守自己的准则永不言弃

哪怕是被我不喜欢的安线,无论哪条线的指挥都有珍视的人啊……为了保护自己的宝物,不择手段,甚至打了鬼牌和烟花啊……

最近的新线听说希罗很早就想用方舟了,可能是想阻止零变成活骸……

我一直很想问希罗,你除了想证明自己的理论,就没有别的执念了吗?没有吗?有的吧,就是你不肯承认吧?你为什么不承认呢,是害怕自己心软吗?这样就无法证明你的理论了吗?


如果有一个人向对方走了一万步,那个人一定是指挥。

如果有一个人始终固执孑然一身,那个人一定是希罗。

如果有一个机会,指挥一定会握上希罗的手,然后告诉他:...

“爱情从不以死亡为终点。”


“玛莎,我想要和你再跳一次舞。”



我不知道他是以怎样的心情度过这些年,看到那句“地狱见”我的心都拧成一团。



昨天看李银河老师给王小波老师的回信,想起那些话


“我爱过你,我仍然爱着你,万一灵魂存在,我们还会相遇。”


“当我跨过沉沦的一切,向着永恒开战的时候,你是我的军旗。”



莱利先生是这样痴情的人。即使犯下罪过,我实在没有办法讨厌他。我想他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活着吧,他的世界只剩下他的玛莎,但在全世界都找不到她。



来说点别的什么。


我是今年暑假才入的第五坑,第一眼相中的就是律师。我知道很多人...

做图记录下第五自己吃的西皮
监管者感觉都好可爱哦,监管者们友情向都好吃。不特别标注了。
今天的本花也在饭冷西皮呢(棒读

狭隘又浅薄的思想,还有什么好谈的呢?
人和人之间的沟通反而宛如物种隔离,未免太好笑了吧。

我还是喜欢你,这份喜欢是在一片黑暗中的。

无法言说的,令人不快的,共鸣感啊。

碎碎念的脑洞 填坑优先预定

很久以前想过的故事再三修改的最终版本

世界恢复以后内心空虚落寞的男人
借由对方留下的物品和后遗症的梦境恢复记忆
一点点重新感知到生命的鲜活的故事

流水账剧情
不甜 可能是我心里最贴合游戏的希罗了

“她对他并没有任何特殊的意义,如果非得附加些感情方面的价值,这恰恰是男人痛恨的事情之一——她可能是这世上最理解他的人了。”

我触碰你,我拥抱你,我现在就要吻你了。
这是冷静克制的爱呀,那我又为何如此渴求呢?
你看,果然。这个吻迟迟不肯落下。

“你啊,其实是个冷漠又理智的人吧……可是我最喜欢你了……喜欢得不得了……我希望能够和你重新开始一场恋爱……”

这样的处在一片黑暗中的爱,对于内心存在溃烂一角的人而言,是靠近死亡的器具。

白河夜船是我看过最寂寞孤独的爱了。

他没有发出一丝声音,而痛苦势不可挡地刺入他的躯体。

岩永是消瘦的男人,脸上总带着点疲惫,可他的身上没有半分猥琐和中年男人的油腻。全世界的男人穿老头衫可能都没有比他更优雅的。这个背德的男人为什么这样温柔体贴啊,太狡猾了。


中堂系和朝比奈也让我失去理智。不会有比RMPW...

最喜欢的翻唱之一

真温柔啊

妄想脱离权力的枷锁不过重蹈覆辙,何等悲哀。


DD入口赫勒拿:



转载请自便。



节选自戴锦华《后革命的幽灵种种》。


我觉得这部分很值得反思。


当我们在谈耽美的时候,当我们在谈“攻受”的时候,当我们在定义“虐”的时候,当我们在谈“渣贱”的时候——


我们到底在谈什么?



全文:https://mp.weixin.qq.com/s/-z1xArgoA6kSbeUX7ny3Ug


拯救交界都市也好 拯救神器使也罢
我最想救的是你啊
想把世界送给你啊 想和你一起亲眼见证银河啊
Mr.Hero

1 2 3 4
© 秃子何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