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闻道,夕死可矣。

2019.5.3水中之书repo(剧透注意)

*把微博的搬过来发在乐乎


《水中之书》总体而言是个简单温暖的故事,非常蓝调(看名字就能体会到),它就像在闷热夏天降下的一场小雨,过分浪漫了。整场有小失误,但不妨碍极度舒适的体验,打分四星(满分五星)。说实话,我在一开始并未有太高的期待,所以体验是超出原本预期的。毫无疑问这是个商业话剧,商业的弊病是快餐化的粗暴简洁,但《水书》细节的精致(无论是舞台布景还是表演层次)与故事的流畅度和节奏水到渠成,绝对是一场让人舒心甚至可以有所感悟的话剧。


小萧与何实作为完全相反(表演风格也是呢)的两个角色,糅合度高到我只想拍手叫好。小萧本身是个雷厉风行的职场女子,理性与现实的代表;何实的感...

I Think I Just Died.0

*本文为参加“黑路沙拉”企划(《血界战线》衍生)的原创人物的创作

*我累了所以懒得修了JPG

————————阅读的分割线————————


0.

她去找我时,树林里飞舞着金蝇。风从所有的方向吹来,穿过衣襟,爬到身上。我呆的那个地方可算是空山无人。炎热的阳光好像细碎的云母片,从天顶落下来。

 

罗亚德站在走廊里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一切。

早上是个大晴天,阳光一片明媚地照进黑路撒冷的时机可不多得。只要我一夜通宵,就不算我失眠,抱着这样的心情罗亚德赶在公鸡打鸣前拿着拍立得出门溜达一圈。美好的事物拥有让人心情愉快的魅力,这份偶然到他忘乎所以的喜悦直到胃病老伙计姗姗来迟才被赶跑。...

在这个人明明生了嘴巴、眼睛、耳朵,却形同虚设的年代,正常人的存活是由其艰难的。欲言又止、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我当然没有资格也没有立场去责怪或指教什么,不是人人都要去罗马,我也不知自己所做的是否即是正确。唯独有一件事我无法容忍: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可这和“这条路便是真理”,还是有着天壤之别的啊!

如果

如果我是画家


鸟在水里游


鱼在天上飞


世界是想象的画布



如果我是诗人


浮云苍狗烂柯泥


白驹过隙少时光


世俗再不能让我披上尘埃



而我什么也不是


现在


我就要出发

纪念下小樱联动

小狼五发

月三十多即出

刚刚小小号一发樱入魂……可能要考虑练起来了。

刚刚小号又一发小狼入魂……

小樱太爱我了 所谓无心插柳柳成荫不过如此

干涸的喉咙


撕裂了



流下了眼泪



干枯的心脏


还在跳动



那么小


却装着黑洞


孤独

月光在我的胸口烫开一个洞


那里空空如也


只剩下黑漆漆的




飞出色彩斑斓的蝴蝶



然后



我融化了



一堆白骨


附着花


长出一颗颗红色的饱满的果子


好像心脏



跳动着


溅开了



盈满了


我的痛苦



常年蒸发的山顶洞人

目前半现充(绝赞肝游戏


写文烂,废话多,坑品差,常暴言,脾气臭,慎关


七日:希指希无差


明星大侦探:双北无差


文野:双首领无差


严重社恐,友善发言好吗OTZ

别日我乐乎,求您


最后,谢谢你的关注

写手类型测试

之前做的 这里扔一下

不负责任的碎碎念

今天听歌偶然想起希指希

我一直想说希罗和指挥其实属于同类人吧

遵守自己的准则永不言弃

哪怕是被我不喜欢的安线,无论哪条线的指挥都有珍视的人啊……为了保护自己的宝物,不择手段,甚至打了鬼牌和烟花啊……

最近的新线听说希罗很早就想用方舟了,可能是想阻止零变成活骸……

我一直很想问希罗,你除了想证明自己的理论,就没有别的执念了吗?没有吗?有的吧,就是你不肯承认吧?你为什么不承认呢,是害怕自己心软吗?这样就无法证明你的理论了吗?


如果有一个人向对方走了一万步,那个人一定是指挥。

如果有一个人始终固执孑然一身,那个人一定是希罗。

如果有一个机会,指挥一定会握上希罗的手,然后告诉他:...

1 2 3 4 5
© 薛定谔的歌 | Powered by LOFTER